爱的回想:父爱是一片辽阔的海 母爱是一本无声的书 - 在线阅读 - 中华人物文化网
登录 注册

中华人物文化网

搜索
中华人物文化网 中华人物文化网 在线阅读

爱的回想:父爱是一片辽阔的海 母爱是一本无声的书

2014-10-11 22:12 查看: 2435 原作者: 蒋乾麟来自: 人民日报


 父爱是一片辽阔的海

  传统家庭给孩子的印象通常是严父慈母,而我父亲是典型的慈父形象。他长得像文弱书生,性格很温和,对孩子从来不打,甚至有点溺爱。记得我小时候爱看小人书,可是家里穷买不起,只好跟着小朋友到书摊去看,一分钱看两本。虽说钱不多,但老让别人掏钱也觉得不好意思,囊中羞涩的我斗胆把手偷偷伸进父亲的口袋。终于有一次被父亲发现了,他生气地扬起了手——我知道错了,甘愿挨打,可是父亲的手又放下了:“拿钱干什么?”“看小人书。”我怯怯地答。父亲居然主动从兜里掏出几个硬币给我,说:“不要偷偷摸摸的,这里有五分钱,够了吧?”我平常只“偷”一两分的,没想到父亲一出手给五分,真太让我意外和高兴了。我的童年就这样快乐地在《三国演义》《上甘岭》等小人书中畅游。

  我二哥1968年下乡到云南西双版纳,扎实工作了几年,入了党才回上海探亲。在那个物资匮乏、营养不良的年代,为了让孩子在远离家乡的农村生活得好一点,父母早早就开始腌制菜干、熬制辣酱等,送行前还购买了大白兔奶糖、城隍庙五香豆等上海特产。当时大批知青在外,火车站人满为患,不让送客进站,这么多东西怎么送上车就成了问题。受同样来送站人的经验启发,父亲买了一张和开车时间差不多的近途车票,堂而皇之地扛着大包、拎着小包跟进了站。但还是被火眼金睛的铁路警察看出了问题,拉进公安值班室教训了好一会。回家后,我发现父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后来我参军到东北,每次休假回上海都能感受到家人的温暖,其中最忙乎的莫过于父亲了。他会像变戏法似的拿出许多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吃完饭后又会给我递上热毛巾、鲜水果,临行前还悄悄往我兜里塞钱。随着北上的列车徐徐驶出车站,远望着父亲瘦弱微驼的背影,我的心酸酸的,眼湿湿的。

  父亲把对孩子的爱延伸到了孩子的同学和战友身上,真可以说是大爱无疆。我上中学时与一些同学结下了真挚友谊,入伍后时常托人带些东北葵花籽、黑木耳等回上海。当时这些都是过年才发券供应的紧俏商品,我让父亲分一部分给我的同学。父亲冒着严寒一家一家送去,从不耽误。听说我父亲在服装鞋帽公司工作,战友们纷纷通过我托父亲买结婚用的皮鞋。父亲乐此不疲,不仅给我战友买,还给我战友的女朋友买。有个战友的女朋友比较挑剔,一会儿说要变式样,一会儿又要换颜色,父亲不厌其烦,跑了一趟又一趟。至今我的同学、战友一说到我父亲,都感慨不已,说像我父亲这么脾气好、热心肠真是太难得了。

  父亲的慈爱及其无意间的感染和教育,深深地影响着孩子的成长,营造着家庭的和谐。我曾是下乡知青,在农村入了党,一入伍就受到格外关注,被分配到驻吉林航空兵某部最艰苦的场务连。冬天,迎着呼啸的寒风扫跑道,脸上像刀子割似的。夏日,顶着骄阳熬沥青灌跑道缝,脸上烤得脱皮。我没想到入伍比下乡还苦,盼着早日退伍回上海,但部队拟提拔我为干部。我写信求助家里,想以照顾父母为由推辞,没想到父母来信说:“家里的事是小事,部队上的事是大事,你安心在部队好好干。”就这样我留在了部队。

  父亲离开我们十三年了,没有留给孩子多少遗产,却留下了像海洋一样辽阔的爱。

  母爱是一本无声的书

  穿上崭新的军服,照着镜子,我忽然看到身后一张灿烂的笑脸。九十二岁的妈妈眯着眼打量着我:“嗯,蛮神气的。”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四十二年前。那是我从下乡的崇明农场应征入伍回家与亲人告别的时刻,也是在镜子前,刚过了五十岁生日的妈妈笑盈盈地抚摸着我身上的新军装,反复说着同样的话。

  妈妈对军装情有独钟是有历史原因的。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正在上学的她在进步老师的指点下,准备投奔新四军打日本鬼子去。临出发前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妈妈当时已有婚约,姥姥怕担不起违约逃婚的责任,硬是把妈妈留了下来。未能参加新四军,成了妈妈一辈子的遗憾。她把这种参军的向往延伸到了儿子,我光荣参军也就成了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事。为了鼓励我在部队好好干,她常常对我说:“年轻人吃点苦是好事,不吃苦将来哪能做大事情呢?”“目前生活苦一点,将来会好的。”怀揣妈妈的这些理念和希冀,我不仅留在了部队,而且在孩子成年时送他到军校,毕业后到内蒙古沙漠去戍边。看到孙子辈接连穿上了军装,妈妈比谁都感到高兴和自豪。一次我儿子回上海探亲,妈妈居然偷偷地穿上他的军装,对着镜子上下左右打量,还学着举手敬礼,刚巧被我姐姐发现照了相。望着这张八十多岁老奶奶穿着孙子中尉军服敬礼的照片,我们几个孩子笑得合不拢嘴。妈妈连连摆手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赶紧把照片收去,藏了起来。

  妈妈对参军的渴望源于她上学接受了革命思想。她从小爱学习,能进学堂念书是她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当有人说媒,把在上海工作的父亲介绍给她时,妈妈唯一的要求就是先供她上学,然后再结婚。开明的父亲答应了,待嫁的姑娘走进了学堂,妈妈的视野、胸襟开阔了许多。直到今天,她还保持着每天读书看报不少于两个小时的习惯。受母亲言传身教,我们五个兄弟姐妹的学习都“不用扬鞭自奋蹄”。

  妈妈参加革命的思想种子既然已经播下,早晚都要发芽开花结果。新中国成立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如火如荼,已经是五个孩子母亲的她毅然走向社会,“出山”不久便担任了厂长,后来担任了社区的党支部书记。我很难想象当年的她是怎么挑起工作、家庭两副重担的,依稀记得吃晚饭时总有人找她出去办事,直至我们睡觉了还未见她回家。我小时候最初的感动和激励,便是挂在墙上的妈妈的“三八红旗手”奖状。作为有着五六十年党龄的老党员,妈妈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入党就要做好样子。”最让我们敬佩的是妈妈把维护党员良好形象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最让我们感慨的,是妈妈一直把过党组织生活看得很神圣。妈妈退休后住在部队营院里,但组织关系一直在原居住的社区。她每个月风雨无阻乘公交车去参加组织生活。社区领导怕路上出意外,劝她说“八十岁以上可以不来参加”。妈妈一脸严肃地反问道:“党章上有此规定吗?凭啥不让我来过组织生活!”

  妈妈对自己后事的安排,更让我们感佩不已。她把生死看得很淡,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志愿捐献自己的遗体。她常说“活得要健、走得要快”,尽管目前身体还相当不错,但她经常自责耳朵背了、记忆力差了、做事情出错多了,生怕给孩子们添麻烦。妈妈快过九十岁生日时,儿孙们纷纷送礼道贺。妈妈把礼都退了,还说到她一百岁时再请大家吃饭。

  妈妈的慈爱就像一本无声的书,读了令人回味、让人陶醉……


  《 人民日报 》( 2014年10月11日 12 版)


(责编:殷金星)


投票



版权所有:中华人物文化网 业务联系电话:联系人:13015470872 15535168404 殷先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经营项目| 组织机构| 客服服务|
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百度凤凰网腾讯网人民网新浪网中央人民政府中国干部网管理与法制网